(yabo1488.com)改良开发趣味赛事、极限运动等赛事服务,制作精良,构思巧妙,赛事呈现精彩绝伦,丰富大众精神文化生活,提高组织凝聚力,共建和谐社会

一张季票如何为足球文化增光?

能够亲临主场看球,相信是不少球迷最大的愿望之一。对于那些经常亲临现场的球迷来说,季票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季票中的“季”并非指一个季节,而是一个赛季。更加具体来说,是球队在一个完整常规赛季中的所有主场比赛。

以英超为例。每个赛季前,俱乐部都会在官方网站上发布购票相关信息。根据火热度,俱乐部会将比赛分为A、B、C三个档次(如阿森纳本赛季与切尔西的比赛就属于A类赛事、与诺维奇的比赛就属于C类赛事)。

举例来说,本赛季阿森纳中上背部A类赛事的会员票价为95.5英镑,但C类赛事的会员票价只需要38.5英镑,还不到A类赛事的一半。

总体而言,各支球队都有类似于赛事分级这样的措施。而在某些球队,为了保障对于会员的扶持,一些A类赛事甚至只会对会员球迷开放。因此,具有长期观赛意向的球迷一般会花费一定资金成为俱乐部会员(具体会员又有进一步细分,如成年人、残疾人、未成年人等等)。

当然了,会员身份只是为球迷在购票时提供了更为便捷的操作过程。除了部分情况下可以享受的一定折扣外,会员球迷还可以转卖球票、享受俱乐部订阅邮件、购票优先权。

作为有长期观赛需求的球迷来说,成为会员只是第一步,会员+季票才是资深球迷的基本配置。

季票的全名为赛季票(Season ticket),这一概念起源于19世纪20年代的美国。

早在19世纪20年代,美国一些剧院就开始推出季票这一概念。观众只要付出一定价钱,就可以以相对优惠的方式购买到一段时间的门票。到了19世纪三四十年代,季票概念被应用到了乘船旅行、铁路运输等多个方面。

以更加专业的术语来说,季票依托于特殊的营销方式,改变以往在每场比赛前单独售票的做法,以赛季作为周期,让球迷一次性购买一个赛季的主场球票。

从俱乐部的角度来说,开放季票意味着将传统的零售模式改为批发模式,一方面有助于加强球迷与球队的凝聚力,另一方面增加了球票收入。

原因很简单,无论季票在当今世界如何发展,其诞生的本意永远只有一个——省钱。

按照俱乐部标准,阿森纳的季票起步场次是包括英超、欧战和足总杯的26场主场比赛,若因其它原因未能踢满26场主场,将会以“杯赛信用”为名进行退款(本赛季阿森纳“杯赛信用”退款达到了75.33英镑)。

举例来说,2008~09赛季切尔西一张位于东看台的联赛球票为53英镑,即便享受票价折扣的俱乐部会员也需48英镑。换而言之,如果以单场临时购票的方式看满08~09赛季切尔西所有主场联赛,非会员需要支付1007英镑、会员也需要支付912英镑。

如果购买季票,只需要花费855英镑。相比较而言,比单场购票的方式要优惠不少。更何况,季票持有者还享受包括提前购票、退票换票以及一系列售后服务的待遇,自然深受球迷喜爱。

当然了,“季票=省钱”这一概念虽然根深蒂固于不少球迷心中,但在具体实操过程中也有一些意外。曼联就曾规定:在单场售价为39英镑的看台位置,季票价格为741英镑,恰好相当于19球场比赛的票价总和,并无优惠。

这一情况的出现一方面是管理层希望以此将利润最大化,另一方面也来自于曼联作为豪门的巨大影响力。

举例来说,早在2021年7月9日,曼联官方就已宣布2021~22赛季的所有季票已经售罄。要知道,曼联新赛季的首场主场比赛要到7月28号才到来。因此,对于那些在世界足坛中拥趸众多的球队而言,季票价格并非一定要低于单场比赛售票价。

关于季票的最终定价,时至今日也是足坛中一个热门话题。许多球迷认为:季票无疑要将为球迷服务作为最高宗旨。因此,季票定价应当与球队成绩严格挂钩。

在2021~22赛季英超季票价格排行榜中,前两位被北伦敦双雄包揽。但论近期战绩,阿森纳与热刺无疑都很难与身后的利物浦、切尔西等队媲美。与此同时,在英超中战绩普遍糟糕的诺维奇季票价格达到了499英镑,可以排在联赛的第8名,而近年来多次夺得英超冠军的曼城季票价格只有325英镑,排在联赛的倒数第二。

举例来说,根据2006~07赛季意甲各支球队的季票定价来看,米兰双雄无论从历史成绩还是足坛影响力来看都要高于罗马,但AC米兰最低档次的季票只需130欧元,国际米兰也只有145欧元。令人意外的是,当赛季罗马队最便宜的季票也要235欧元,比米兰高出了105欧元、比国米也高出了90欧元。

之所以这种情况在足坛屡见不鲜,更多是因为季票定价与球队战绩关系不大,更多与当地的消费水平有关。

阿森纳与热刺位于繁华的北伦敦,即便这两支球队近期战绩一般,但得益于雄厚的球迷基础以及在整个英格兰位于前列的消费水平,其季票标价始终居高不下。

就在今年的2月底,阿森纳正式宣布2022~23赛季季票价格将进一步上涨,价格分别为1050英镑(无欧战)、1139英镑(参加欧联)或1268英镑(参加欧冠)。尽管还有许多球队尚未公布下赛季的具体季票定价,但阿森纳基本已经确定将继续稳坐“英超最贵季票”宝座。

意甲情况也是如此,由于各个地区经济实力的差异,球队在制定季票不得不充分考量。位于意大利首都的罗马俱乐部虽然在战绩层面难以与米兰双雄媲美,但首都市民的消费能力毕竟高于米兰,因此即便罗马球迷已就季票价格过高的问题发起多次抗议,但仍然没有改变这一趋势。

上述季票在具体归类时被划分为“一般季票”,除此之外,还有象征着更为尊贵身份的“贵宾席季票”。贵宾席季票观赛位置更佳,且拥有整个球场最好的配套服务,但其价格较为昂贵——举例来说,阿森纳现在的标准分别是3136英镑(无欧战)、3394英镑(参加欧联)或3582英镑(参加欧冠),下赛季涨价4%后,将分别是3261、3530以及3837英镑。

综合来看,尽管存在部分特例,但季票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节省开支的不错选择。值得一提的是,如今欧洲主流联赛的季票标价虽高,但涨幅不大,前文所说阿森纳在下赛季进行的涨幅仅有4%,俱乐部的季票价格此前已稳定连续7个赛季未上涨。即便追溯到2007~08赛季,阿森纳的普通季票标价为885英镑,与本赛季的891英镑相差不大。

归结到底,季票仍属于营销手段的范畴。季票在足球领域的快速发展要追溯到二战结束后,欧洲各国脱离战争苦海后大力发展联赛,英格兰、意大利以及西班牙等多国联赛相继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季票体系。尽管一度受到了反对,但至本世纪初期趋于统一。

前文着重讲到了不同联赛的季票定价差异以及季票节约开支的好处。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季票之优势不仅体现于球迷一方,其推广对于俱乐部运营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对于俱乐部来说,赛季开始前的季票售卖活动往往可以提前聚拢大量资金。对于巴萨、皇马这些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巨大的球队来说,他们可售卖的季票更多,愿意购买季票的拥趸也更多,意味着球队每个赛季可以提前获得一大笔球票收入。

这些球票收入无论在后勤保障还是人员引进方面都可以为俱乐部提供更为坚实的支撑。举例来说,曼联在07~08赛季开赛前便已经售出了4万多张季票,仅此就为球队带来了近4000万英镑。这笔收入大大提升了红魔在转会市场上的竞争力,也让俱乐部在整个赛季间的预算更具弹性。

在欧洲那些发展时间较长的职业联赛中,季票已经脱离了球票本身,而成为了足球文化的一个象征。球迷偶然相遇时,往往会将是否拥有季票、拥有季票年限作为是否是“铁杆球迷”的重要参照标准。在英格兰,有不少家庭三四代人都是某一球队的铁杆粉丝,家庭购买季票时间甚至追溯到上个世纪的四五十年代。

而在以西班牙为代表的众多实行会员制的俱乐部中,季票持有者的身份则更加超然。

在成为皇马会员(Socios)的众多要求中,就包括必须为季票持有者一项。考虑到Socios在皇马俱乐部的所有决策中都拥有投票权,符合要求者甚至可以参与主席选举,因此皇马季票持有者可谓完全有机会参与到俱乐部的管理之中。

在2000年的皇马主席选举过程中,弗洛伦蒂诺最初并不被看好,甚至有人将他视为桑斯连任的“垫脚石”。在不利条件下,弗洛伦蒂诺向皇马会员作出保证,只要自己当选,便会为俱乐部签下当时还效力于巴萨的葡萄牙巨星菲戈。如果他没有做到,就会自掏腰包为会员支付季票费用。

正是因此,弗洛伦蒂诺顺利获得了大量季票持有者的支持,也让他在选举过程中一举超过德高望重的桑斯,开启了白衣军团的全新篇章。

总而言之,在足球文化成熟的欧洲,季票对于俱乐部所带来的好处也是非常明显的。

一方面,俱乐部可以借助季票政策提前获得大量收入,无论是运营还是引进球员时都有了更多资本;另一方面,是否持有季票往往会被视作成为球队会员的前提条件,在会员制俱乐部中往往可以直接参与到管理,其地位也更高。

有好就有坏,每个赛季季票出售情况固然与俱乐部本身的品牌效益息息相关,但和某些巨星球员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举例来说,梅西官宣离开巴萨后,红蓝军团的季票销售就趋于“停滞”。据悉,巴萨的季票共计有8.3万张,但截止到本赛季西甲开始,红蓝军团只卖出了5.7万张季票,还有2.6万的会员提交了“暂时断交申请”。光是季票方面的损失,巴萨就已经达到了4000万欧元,这让本就出现财政危机的红蓝军团无疑雪上加霜。

本赛季在巴萨身上发生的另一事件也与季票有关。在北京时间4月15日凌晨欧联杯1/4决赛第2回合中,有足足3万多的身穿客队球衣的球迷出现在诺坎普球场,并且在巴萨拿球时发出刺耳的嘘声。

诺坎普球场惨遭“攻陷”,这对于巴萨上下来说无疑是莫大的尴尬。拉波尔塔后续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事件的发生来源于大量季票持有者将球票倒卖给法兰克福球迷。拉波尔塔再次强调,俱乐部的确应该负有很大责任,但俱乐部并没有做错。

由于这场比赛开赛时欧洲已经进入了复活节假期,许多巴萨季票持有者选择和家人出门旅行,加之巴萨本赛季的欧联杯上座率本就不佳,致使对阵法兰克福的第2回合前有大量季票持有者确认缺席。

按照此前惯例,如果季票持有者无法来到现场看球,可以将球票通过俱乐部的官方渠道进行转手,此即“空座位”系统。

这一政策的好处是季票持有者可以通过转手球票获得比例返还,还可以为他们下个赛季续订季票提供优惠。

但拉波尔塔上台后,出于疫情亏损等种种原因,取消了这一政策。换而言之,如果季票持有者没有办法到场观赛,他们的座位将进入官方的公共售票系统,所获得的收益也全部归俱乐部。

这一政策推出后受到了不少巴萨球迷的反对,加之本赛季红蓝军团的上座率本就不佳,为了增加观赛氛围,巴萨俱乐部在本场比赛重开“空座位”系统。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季票持有者仍然无法获得球票出售后的比例返还,而仅会获得抽奖送球衣的“福利”。

巴萨此举让那些无法到场的季票持有者愤怒不已,他们对于俱乐部的“抽奖送球衣”置之不理,而是通过社交媒体、线下联络等多种方式私下出售门票。这样一来,巴萨的季票持有者们不仅不用接受俱乐部的“剥削”,反而还可以获得倒卖门票后的所有收益。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副“法兰克福球迷攻陷诺坎普”的场景才得以呈现。拉波尔塔在新闻发布会中明确表达了对部分季票持有者的批评,并表示俱乐部将对于这7800名季票持有者进行处罚。

拉波尔塔还特别对于现下巴萨实行的季票制度进行了解释,他认为俱乐部的季票制度的确存在一定漏洞,并向球迷保证将采取一系列措施让售票更严格、更透明。

巴萨近期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季票风波”无疑让俱乐部高层头疼不已,拉波尔塔甚至将这一事件称之为“耻辱”。不过根据《阿斯报》透露,巴萨球队章程明确规定季票持有者可以对外出售自己的球票,因此这一场“法兰克福球迷攻陷诺坎普”的景象虽然离奇,但并没有上升拉波尔塔所言“需要严加惩处”的地步。

对于名声在外的豪门球队来说,每个赛季季票销售任务总能提前完成。但对于更多的球队来说,在死忠球迷基础相对有限的背景下,如何尽可能多的提高季票销售量就是他们每个赛季需要思索的问题。

如今,欧洲足坛正面临艰难的疫情复苏阶段,各家俱乐部在疫情期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在此背景下,大力推销季票成为“回血”的重要手段之一。

历史上,包括众多豪门在内的球队都曾推出过季票折扣,希望借此带动球队的季票销售。当年的尤文图斯为了改善“电话门”后季票销售情况不佳的局面,一度推出了“1欧元看比赛”的计划。换言之,球迷只需要花费19欧元就可以获得当赛季季票,与原本最低档次也需要220欧元的季票相比,斑马军团为促进季票销售所做出的努力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引进球星也会大量促进季票销售。举例来说,AC米兰在2001年夏天以6300万美元的价格引进了鲁伊·科斯塔和因扎吉,瞬间在米兰城掀起了一股抢购季票的热潮。根据媒体统计,米兰在当赛季的季票销量高达46300张。此后,但凡米兰有重金引进球星之举,俱乐部的季票销售都可获得同步增加。

当然了,无论是尤文还是米兰都属于欧洲足坛的豪门球队,其通过折扣等方式增加季票销量的举措多可获得成功。但对于那些中下游球队甚至低级别联赛的球队来讲,如何吸引球迷入场往往成为了让俱乐部焦头烂额的问题。

一方面,俱乐部死忠球迷数量有限,球队的季票销售额难以获得实质性的提高。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小球队而言,资本大力投资并不现实,更多收入需要依靠于球票来进行支持。这样一来,惨淡的季票销售决定球队在转会市场上和运营的资金有限,战绩自然难以跃升,最终再致使上座率低迷。此消彼长之下,部分缺乏关注的小球队往往陷入循环,只能在艰难运营中度日。

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如今欧洲足坛在形成完善联赛体系的同时,还拥有了世人羡慕的足球文化。在种种足球文化中,也逐渐衍生出了“季票文化”。

所谓季票文化,指季票已经不被视为单一的看球票证,而是逐渐发展为象征资深球迷荣誉、联系俱乐部与球迷之间的纽带。

2019~20赛季,法甲球队图卢兹在遭遇8连败后,积分长时间垫底。为了缓解球迷们的不满,球队主席奥利弗·萨兰德宣布:球队战绩过于糟糕,如果季票持有者不想观看下个赛季比赛,可以向俱乐部申请退票,俱乐部一应同意。

类似这样的情况在英格兰也有体现。2017~18赛季,谢周三在0:3不敌博尔顿后,跌落到积分榜第16位,距离降级区仅有6分。面对如此局面,球队的泰国老板为安抚季票持有者,宣布不愿观看后续10场主场比赛的季票球迷,可以通过官方渠道向俱乐部寻求退款。

相信不少米堡球迷应该记得这样一个故事。2004年,一位名叫卡尔的米德尔斯堡球迷在观看主队和阿森纳的比赛时,因过于疲劳在看台上睡着了。这一事件发生后,米德尔斯堡做出了让人意想不到地回应:他们认为卡尔在看台上睡着的行为有损俱乐部形象,遂决定撤销卡尔的季票持有权。

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卡尔的不满。在一向以足球氛围浓烈著名的英格兰足坛,球迷的呼声往往也可以影响到俱乐部的最终决策。卡尔向米德尔斯堡球迷会提出严正抗议,希望能够获得他们的支持,随后毅然将米德尔斯堡告上法庭。

虽然卡尔在一审中败诉,但他在众多球迷的支持下继续向俱乐部施压,终于在二审中获得了胜诉,法官判定米德尔斯堡需要将季票归还于卡尔。并且宣布:只要他们愿意,每个英格兰人都可以在任何足球比赛中睡觉。

2012~13赛季前夕, AC米兰接连放走巨星,在引援时缺乏魄力。随着西多夫、因扎吉、加图索、内斯塔等一批功勋球星陆续离开,而伊布和蒂亚戈·席尔瓦又被卖给了大巴黎,让AC米兰的季票持有者们出奇愤怒,他们甚至认为红黑军团一度挽留蒂亚戈·席尔瓦的做法是为了拖延转会,以此多卖几张季票。

按理来说,所谓广告欺诈可谓捕风捉影,但在季票持有者们庞大的压力下,即便是AC米兰这样的豪门球队也不得不做出让步。不久后,加利亚尼公开承诺,若是球迷对于球队的转会工作不满,俱乐部可以接受季票退款。

季票对于不少欧洲球迷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已经不仅仅是一张票据,更多象征着他们与球队千丝万缕的关系。季票持有者似乎不单单象征着“看球优惠便利”,更让他们获得了间接“参与”俱乐部管理的权力。浓烈的足球氛围让俱乐部也不得不开始重视季票持有者这一群体,即便是不少豪门球队也在和季票持有者的对垒中屡吃败仗。

当然了,季票文化所包含的内容不仅是球迷与俱乐部公开对抗的勇气,也有不少的温情画面。

本世纪初期,英格兰东北地区政府曾宣布了一个向吸毒者赠送季票的计划,希望用足球的方式来带领这些瘾君子走上正路。英国的一位球迷中了1500万大奖后,提出的第一个愿望居然是获得下赛季利物浦的季票,由此可见季票文化在欧洲早已深入人心,成为了每个资深球迷的必备之物。

如今,季票所蕴含的意义也不仅仅是单一的“省钱”,仿佛成为了足球世界中俱乐部与球迷建立沟通的桥梁。球迷们以季票持有者的身份为俱乐部运营出谋划策,甚至会对俱乐部的决策产生千丝万缕的影响。而俱乐部也看中“季票持有者”这一群体的影响力,从而给予切实优待。

其中虽有矛盾冲突,但总体而言,季票文化给予了足球更加丰富的内涵。球迷似乎不再只是足球比赛的单纯“见证者”,而有机会将地位上升为“参与者”。在各个球场周边的小酒吧中,不难找到以季票年龄衡量是否为死忠的球迷团体,这便是季票文化在现代足球中的独特地位。

如今,季票这一概念也渗透到了中国足球的各方各面。但客观意义上来讲,中国的“季票文化”仍在建设当中。或许在未来的某天,中国球迷也能像欧洲球迷一样,借助类似于“季票”的窗口与俱乐部建立更加深刻的联系,为足球文化的建设添砖加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