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1488.com)改良开发趣味赛事、极限运动等赛事服务,制作精良,构思巧妙,赛事呈现精彩绝伦,丰富大众精神文化生活,提高组织凝聚力,共建和谐社会

飞往英超却坠落英吉利海峡 萨拉偶像是巴蒂斯图塔

1月19日,法甲南特前锋埃米利亚诺萨拉签约英超加的夫,1500万英镑(1700万欧元)的转会费使阿根廷人成为加的夫俱乐部历史上最贵的引援。效力英超,萨拉职业生涯将迈上新台阶。不过,1月21日,萨拉乘坐私人飞机从南特飞往加的夫,飞机却在英吉利海峡失踪,阿根廷前锋生死未卜。萨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走过了怎样的足球道路?

1990年10月31日,埃米利亚诺萨拉出生于阿根廷圣塔菲省小镇库鲁鲁(Culul),全名是埃米利亚诺劳尔萨拉塔法雷尔。萨拉的父亲奥拉西奥萨拉是位卡车司机,母亲是位家庭主妇,专职照顾萨拉。小时候,他到哪里踢球,她就跟到哪里。

4岁时,萨拉进入附近小镇普罗格雷索(Progreso)的圣马丁竞技和联谊俱乐部(Atltico y Social San Martn)学球。普罗格雷索距离库鲁鲁15公里,一家人也把家搬到那里。

萨拉的偶像是阿根廷前锋巴蒂斯图塔,他也喜欢特维斯和阿奎罗。萨拉最喜欢的球队是独立队,他曾多次表示有朝一日他愿意为它效力。

历史上,独立队7夺美洲解放者杯冠军,是解放者杯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就连它的球场现在也叫美洲解放者球场。独立外号“红魔”,与博卡青年、河床、竞技、圣洛伦索一起,合称阿根廷五大豪门俱乐部。

15岁时,萨拉被法甲波尔多俱乐部看中,加入了“成长计划”(Proyecto Crecer)。“成长计划”是波尔多在阿根廷开设的球员培训中心,其作用是为波尔多在阿根廷发现和搜罗青少年人才。

接受媒体采访,“成长计划”负责人胡列塔巴拉里说:“你可以想象得知(飞机失踪之后)我们是如何难过。从他15岁时起,我们就认识埃米。他一直对人彬彬有礼,很低调,他是个话不多的孩子。跟球队教练和队友们,他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

去年11月,接受阿根廷体育报《奥莱报》采访,萨拉谈到了他是如何进的波尔多训练中心。“15岁时,出现了一个机会,我可以参加‘成长计划’。它设在(阿根廷)科尔多瓦省圣弗朗西斯科。那是波尔多的一所足校,它常年筛选球员。法国的教练和管理层每年来两三次,其中的一次,他们选中了我。20岁时,我在欧洲落脚,我签了我的第一份职业合同。”

2010年,20岁时,萨拉最终跟波尔多签了第一份职业合同。不过,在那之前,2009年,他在葡萄牙克拉托(Crato)待过短短一段时间。克拉托是葡萄牙中南部阿兰特茹省波塔莱格雷的一支球队,当时征战波塔莱格雷地区联赛。

克拉托俱乐部时任经理葆拉特拉波拉回忆说:“来的时候,他非常年青。他只有18岁。当时,我们队中有另外一位阿根廷球员,他的名字叫毛里西奥巴斯切斯托,是他跟我们谈到了埃米利亚诺。萨拉当时在西班牙格拉纳达,但没有上场的机会。我们知道,对于一位阿根廷球员,在欧洲踢球的愿望非常强烈,于是我们跟他取得了联系。埃米利亚诺同意来,是市政厅的一位司机开车去西班牙接他。”

2009/2010赛季,萨拉在克拉托待了一个赛季,但他只上场一次。葆拉特拉波拉说:“赛季前,他跟我们一起训练,显示出是一位伟大的中锋。不过,他只跟我们踢了一场正式比赛,进了两个球。突然,他来对我们说,他得赶紧赶回阿根廷,因为他的女朋友遇到了问题。”

2010年夏天,萨拉到了波尔多。2010/2011和2011/2012赛季,萨拉待在波尔多二队。那两个赛季,他总共为波尔多二队打了43场比赛,进了16球。2011/2012赛季,萨拉还曾为一队出战1场。

2012年夏天,萨拉被租借给奥尔良。在法丙球队待了一个赛季,萨拉出场37场,打进19球。2013/2014赛季,萨拉又被租借给法乙的尼奥特(Chamois Niortais)。在那里,他踢了40场比赛,打进19球。

2014/2015赛季,萨拉回归波尔多二队。在二队,他只打了两场比赛,就被提拔到一队。那个赛季,代表一队,他出战12次,打进1球。2015年1月,萨拉被租借给卡昂。同年夏天,他被卖给南特,转会费仅仅100万欧元。

上周,接受阿根廷《民族报》采访,萨拉回忆了自己坎坷的足球道路。“一点都不容易,15岁到20岁之间,我每年都要旅行,去参加适应期集训。我来到法国,待两三个月,但最终还是回阿根廷。那些年,在多个场合,我问我自己,那是不是真是我想要的,或者我该再考虑一下,学学其他职业。好多次,我问我自己这个问题。我跟我的家人们交流,他们在所有事情上都支持我。”

在南特的3个半赛季,萨拉出战133场,打进48球。1月16日,法甲第17轮补赛,客场对尼姆,南特0比1败北。那一战,萨拉第72分钟上场,打了18分钟。1月16日一战,成了萨拉为南特打的最后一战。谁都没想到的是,那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战。

本赛季,19战打进12球,截至1月17日,萨拉在法甲射手榜上排名第三,只落后14球的姆巴佩和13球的里尔科特迪瓦前锋尼古拉斯佩佩。

不过,1月19日,法甲第21轮,巴黎圣日耳曼主场9比0大胜甘冈,姆巴佩和卡瓦尼均独中三元,内马尔梅开二度。是役过后,卡瓦尼的法甲进球数上升到14球,内马尔的法甲进球数达到13个。在法甲射手榜上,萨拉被挤到了第5位。

1月19日,萨拉转会加的夫,转会费为1500万英镑(1700万欧元),他成了加的夫俱乐部历史上最昂贵的引援。1月18日,萨拉回南特训练基地与队友告别。1月21日,在Instagram网站个人账户上,他发了与队友们的合影,所配的文字是“最后的再见”(La ultima ciao)。没想到,那竟然一语成谶。

在萨拉的生活中,足球并不是全部。他喜欢打网球,喜欢看书,喜欢看电影。在日常生活中,他是个非常安静的人。而在足球场上,他是个斗士。为了足球的梦想,他从来没有放弃拼搏过。

在最困难的时候,萨拉曾动过放弃足球的念头。不确定自己在绿茵场上的未来会如何,他一直没有放弃学业。2017年接受采访,萨拉解释了他一直学习的原因。“我们从来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尽管有过迷茫,但萨拉是个乐观的人。在那次采访中,他还说道:“我喜欢享受每一天,当你不在意时,事情就会过去。”

2018年11月接受《奥莱报》采访,萨拉深度地谈到了自己。他说:“我是一个非常安静、非常喜欢家庭的人。我非常恋家。每天,我都全神贯注于训练,牺牲很多。但是走出训练场,我会抛开所有与足球有关的东西。我喜欢做其他事情,以便降低紧张心情,让头脑放松。我总是做不同的事情。”

萨拉的父亲奥拉西奥萨拉是通过新闻媒体才知道儿子出事的消息。接受阿根廷罗萨里奥拉蒂纳电台采访,奥拉西奥说:“令人绝望,我不能相信。”

普罗格雷索是一个只有2500人的小镇,距离圣塔菲省省会圣塔菲70公里。1月19日,全镇的人都为萨拉转会英超欣喜若狂,两天后,他们又开始为萨拉的命运担忧。小镇的人甚至开始为萨拉祈祷,希望最糟糕的事情不要发生。而1月22日,萨拉曾踢过球的圣马丁俱乐部也临时关门,中止了所有活动。

普罗格雷索镇长胡利奥穆勒说:“一直到周一,人们谈的都是他创纪录的转会,因为他在全世界代表了我们。我们应该乐观,希望一切都以最好的方式结束。”

圣马丁俱乐部主席丹尼尔里维罗则说:“自从(1月22日)早晨的第一个小时,我就没停过接电话,电话来自四面八方。这是非常复杂的情况,很难说会怎么样。这里的所有人都认识埃米,他是非常好的一个人,非常低调。他在圣马丁一直踢到14岁,他总是来看我们。”

而萨拉当年的老师丽塔里纳尔迪则说:“那是一个非常受人喜爱的家庭,那孩子是个‘现象’。所有人都很震惊,所有人都哭了。但是,我们还抱有希望。”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